德州“辱母杀人案”:没亲历过被追债,不知道追债江湖有多可怕

行业新闻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 正文

德州“辱母杀人案”:没亲历过被追债,不知道追债江湖有多可怕

xunjt 2021-12-07 25980 0


德州如果你说放下刀让十二个强者入侵也是一种选择,那我算你赢了。

德州文/叶竹生(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讲师、执业律师)

德州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的“侮辱母亲杀人案”罪名公愤。

德州我先讲几个故事。

德州在教学的同时,我还兼职律师。因此,我一直受客户委托处理债务催收事宜。我不仅从收债人的角度发表了法律意见,还受收债人委托处理收债现场。欠债事件。

详细描述下列事件时,先作陈述。作为律师,他受人委托,负有严格的保密义务,没有法定理由,绝不泄露委托人的信息。因此,对于本文所描述的内容,本人已对其全部或部分内容进行了妥善处理,不确认也不否认其真实性。本文所描述的内容不具有证实或反驳任何具体案件事实的作用。

德州一个累累谈判追诉却不愿委托追债的故事

先讲一个受托为收债人出具法律意见书的故事。甲方向多人贷款,收取高于银行贷款利率数倍的利息。由于经济不景气,很多人管理不善,无法按时偿还贷款,甚至连利息都无法偿还。

德州A 本身也拖欠了一些到期债务。为及时追回贷款,A多次与债务人协商、追偿,甚至向法院提起诉讼,但长期无法追回债务。

德州在A自己的债权人向他提出多项债权要求后追债,A只好委托专业团队追债

德州作为A的法律顾问,A问我是否应该

要注意什么。

关于是否委托他人代收债务的问题,我回答说,委托代收是民事委托代理行为,个人有权委托他人办理个人事务,催收也属于其中一种。但是,委托他人催收可能会涉及一定的法律风险。作为法律顾问,我无法决定是否为您做事。我只能告诉你这件事的法律风险分析,自己做决定。

A同意了。于是我给他出具了法律意见书。简单地说,委托他人代收债务既有合同无效、违约、侵权等民事法律风险,也有刑法上的刑事风险。

德州作为收债委托人,A除承担收债人违约、擅自催收、拖欠、侵占款项的风险外,还可能对因催收人造成的侵权后果承担连带责任。收债员。

德州法律依据是民法通则第六十七条:代理人明知受委托代理人违法仍进行代理活动,或者被代理人知道代理人的代理行为违法而未表示反对的,被代理人代理人承担连带责任。

在刑法方面,近年来,多起收债人被以非法拘禁、故意伤害、滋事扰乱罪定罪。作为A的法律顾问,我最大的担忧当然是,如果A决定委托他人讨债,我该如何规避可能因刑事犯罪而带来的法律风险?换言之,A是否有可能被认定为收债人所犯罪行的教唆者或其他共犯。

德州从司法实例来看,A作为委托人委托他人代收债务。如果他人在收债过程中犯罪,A完全有可能被判共犯,与收债人共同承担刑事责任。

所以,我最后推荐A。 委托催收有风险,但如果一定要委托,要注意以下几点:

1、 在委托协议中明确规定委托事项,并声明收债人只能通过合法方式收债;

德州2、与收债人就明确的催收方式达成一致;

3、在收债过程中,我们不接受收债人就收债方式的具体问题进行沟通、请示等;

德州4、 不与收债人就委托协议范围之外的其他事项进行沟通;

5、不参与讨债过程;

德州6、 不要出现在讨债现场;

德州A最终决定委托讨债。

德州B. 讨债保险心脏病发作的故事

德州第二个故事正好相反。委托我方的乙方为追收对象。B的公司是我的顾问单位。一天早上,我已经睡着了,接到B的电话,要我赶到他的公司,帮他和讨债公司谈判。

虽然他有为A出具法律意见书的经历,但毕竟之前他并没有直接处理过追债事件。因此,接到电话后,我感到有些紧张,到了现场不知如何是好,但作为律师,我只好硬着头皮前往现场。

德州刚到公司,就看到七八个大汉躺在公司接待大厅的沙发上。他穿着黑色T恤,短发,个个都非常的壮。

德州B是在跟一个带头的壮汉说话,但基本上不管B说什么,壮汉只有一句话。你什么时候付钱?如果你不离开,我们就不会离开。

B见我到了,让我和收债员沟通解释。首先,我说公司的债务必须经过公司股东大会的批准。如果他手里只有B,是没有办法做决定的。公司有十几位股东。他们都在外地,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召集。我们应该在不等股东大会决定的情况下进行协商。

德州壮汉转过脸,盯着我说道:“你是谁,这件事跟你有关系吗?”

我说我是公司律师。

壮汉道,这跟你有关系吗?

德州我说我是公司律师,当然有关系。

德州壮汉又道,是不是和你有关,那你交钱吧!

我再说一遍,我只是好心的告诉你,这样你拿不到钱,B也做不了主,所以没必要浪费大家的时间。

德州壮汉说,我不听你胡说八道,不付钱我们不走。

德州如此反复交涉数次,这群讨债人并没有退缩的打算。

我和B去会议室讨论。我给了他几点建议:

1、 报警,但警察可能不会处理。如果一个报警没有处理,它会报警多次。报警时,可以要求警察把大家带回派出所处理。但这种做法是有风险的,因为警察很可能不会处理,而且可能会在警察离开后激怒收债员。

2、 委托另一家收债公司与收债人协商。

德州3、 如果这次能脱身,立即在公司的每个角落安装监控摄像头,确保每个角落都能被拍到。

过了一会儿,讨债人又来威胁B,问他什么时候能还钱。夜深了,B开始有些紧张。他担心再晚一点,讨债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可能会开始打人。

德州B 还是决定报警。为了保险起见,他直接通过熟悉的朋友联系了派出所的朋友报警。过了一会儿,警察来了。在初步了解收债人身份证的情况和登记后追债,B要求民警将其带到派出所处理。警察什么也没说。B还说自己身体不舒服,心脏不好,胸闷,要去医院检查。警察同意了。

德州警察让B上警车,壮汉拉着警车的车门,要求上车。警察骂了壮汉,壮汉依旧没有后退。壮汉说,你有多少警笛,我就向你告状!最后,警察下了车,把壮汉推到一边,关上车门,开走了。

德州壮汉的同伙此时也开着车跟了上去,一路跟着警车去了医院。

到达医院后,警察离开了。壮汉跟着到了医院,跟着B去挂号,跟医生说,我要跟他住一个病房,他可以有病,我也可以有病。

B. 经检查,血压严重升高,有心力衰竭征象。医生当场发出危疾通知书。壮汉见状,稍稍放松了警惕。除了一个继续紧紧跟在后面的人外,其他人三三两两地分散在医院的每个门口。

如果B的讨债人一直被困在公司里,出不了公司,后果不堪设想。如果报警时没有找到熟人,而警察连医生都不愿意派,后果同样不堪设想。

德州这件事的最终结果是,B接受了我的第二和第三个建议,聘请了另一个讨债团队,必要时出面解决问题,并在公司安装了多台显示器。他再也没有报警。

讨论几个问题:

德州结合以上我亲身经历过的案例、我研究过的讨债案、辱母谋杀案,重点分析以下问题。

德州1、引发“辱母杀人案”的社会背景

“杀母案”最直接的社会背景是,讨债已成为一大“行业”。在更多的讨债事件之后,总会有一个极端的事件发生。

德州“讨债队”如今遍布全国,高利贷、买卖合同,甚至法院无法执行的判决,都成为讨债人进行“合法”讨债的依据。其中有企业融资难、众多企业主投机经营、法院执行难、社会信用体系不完善等问题。

德州种种原因累积,导致难以还清的债务数不胜数。很多人看到它有利可图,就以此为生,甚至成为法律服务的蓝海。最好叫“不良资产清收”,专业收债在国际上被称为专业收债。许多人通过收债赚到了第一桶金。

有合法和非法的收债方式,但更多的是灰色方式。对灰色方法有两种理解。一是受到道德谴责,但不构成违法犯罪;二是虽构成违法犯罪,但因证据等原因,难以从执法和司法实践中认定。

专业的讨债队伍有很多灰色的讨债方式,警方很难将其认定为违法犯罪。这应该是警方出警后反应消极的主要原因。当然,也不排除警方在特定案件中可能与收债人勾结,尤其是在“辱母杀人”发生的县,这种可能性就更大了。但即使警察和讨债队没有勾结,除非有明显的违法或犯罪行为,否则他们也无法真正赶走讨债人。

追债事件多,执法难度大,执法意愿不强。在这种情况下,一些失控的讨债队伍可能会升级讨债方式,采取凶猛、违法甚至犯罪的手段讨债,最终导致“辱母杀戮”。像“案例”这样的极端事件。

德州2、余欢的反抗是否合法?

德州在对“辱母杀人案”判决的众说纷纭中,核心问题是,余欢能否合法抵制“辱母式”讨债场面?

德州所谓合法抗争,是指法律认可的抗争行为,即合法抗辩——虽然有伤害他人的行为,但事件发生是有原因的,不应承担法律责任。

德州一般用紧迫性和危险性两个标准来衡量正当防卫的触发情况。这两个概念都具有一定的主观性,很难用具体的、真实的标准来衡量。但我们显然不能放弃这样的标准。也正是在这样的主观标准下,我们呼吁法官考虑法律原则和利益,而不是草率麻木的裁判。

德州明智的判断者不会把自己贬低为冰冷的机器,所以不会用模糊理性的词语来判断,比如收债员的“没有工具”、余欢“不能正确处理冲突”。

一个明智的法官必须根据常人的常识和常识来判断。

他需要问一个核心问题:在这种情况下,余欢还有别的选择吗?

德州进一步拆分,即回答以下两个问题:

面对母亲的辱骂,他也受到了控制。他要停止侮辱和控制行为吗?

如果是这样,他除了用刀刺人之外,还有其他选择吗?

对于第一个问题,答案无疑是肯定的。个人尊严受到侮辱,个人自由受到控制,反抗不仅是合法的,也是应有的。

德州关于第二个问题,当时的情况是,在警察出现并报警后立即出去后,余欢想和警察一起出去,但被追赶者拦住,把他按倒在地上。沙发。这种情况下,余欢难免会陷入绝望。就像我讲的第二个故事中的B,他可能担心收债员接下来的暴力行为,B的血压飙升,达到了病危的程度。这是这种合理担忧的生理客观表现。

德州从莫传兴(一)和余欢的追债人)的证词中可以看出,余欢是先被推倒在沙发上,然后拿刀说道:“别过来,别过来。”过来,过来,为死而战。” 之后,杜三、郭彦刚、程雪禾、闫建军在《往前走》、《来到余欢面前》、《一边走在余欢面前》中被刺伤。NS。

从这个证词来看,余欢刺人其实主要是防御。他不是在追刺刺的人,而是刺刺向他走来的人。也就是说,余欢持刀的时候,收债人如果不是处于攻击状态,而是躲避,不会造成多人受伤的后果。至少余欢是在感受到了被攻击的危险之后才采取了行动的。当然,很多人朝着余欢走来,只是余欢被攻击的直接迹象。无论是之前的讨债行为,还是这次讨债人的讨债行为,都足以让余欢相信,未来可能还会有更严重的违法行为。

德州所以,不管当时警察是否真的离开了,对于余欢来说,警察来了之后,已经要求讨债人不要打人,但讨债人还是会和欢一起倒在沙发上,警察转身又来了。离开现场,足以让余欢感到绝望。完全有可能,他认为十几个恶意讨债的人,很可能更加狂妄。所以对于余欢来说,除了自卫,别无他法。

当然,自卫也可以有很多种方式,不一定是用刀刺人。那么,让我们详细分析一下。为了停止对人格和人的伤害,余欢除了刺人之外,还有其他选择吗?

他的第一个举动是自卫拿刀,要求收债员离开。可当一群讨债的人围过来时,绝望而愤怒的余欢还有别的选择吗?或者,任何一个正常人都可以有其他选择吗?

德州如果你说放下刀让十二个强者入侵也是一种选择,那我算你赢了。

法律实际上是极其包容的。在睿智公正的法官手中,即使是冰冷的法律,也能容纳理性的温柔;但在一个鲁莽而麻木的法官手中,法律不过是一系列可以愚弄你的机械规则。

德州如果法律没有这样的包容性,其实我们也不需要法官。我们只需要一个司法机器,将各种事实输入机器,就可以得出法律判决。但法律判决并不意味着“公正”的判决。只有人类才能理解正义,而机器却不能。

平心而论,在“羞辱性母亲杀人案”的判决中,可以看出主审法官对当时情况的了解是很用心的。他至少认定此案不构成故意杀人罪,属于轻微故意伤害,没有立即判处死刑。实施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他并不是一个完全不负责任的裁判,但显然,他还有机会成为更好的裁判。

以前的建议:

标签:

取消回复发表评论:


免费在线预约咨询

Demand feedback